民事判决书显示,法院驳回石磊、乔英的离婚诉讼(视频截图)

原标题:谁的错?婆婆上电视诉儿媳弃脑瘫孙女 儿媳则称探视女儿吃闭门羹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恩杰 )9月24日晚,央视社会与法频道《律师来了》栏目以《我和我的脑瘫孙女》为题,报道了来自辽宁省沈阳市的史素兰女士因其孙女在出生17个月后被查出脑瘫、癫痫、智障、失聪、失语等多重残疾,儿媳妇以断奶为由离家出走。之后儿子与儿媳妇4次诉讼离婚,都没有成功,万般无奈的史素兰只能上电视寻求帮助。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史素兰在节目中讲述自己如何辛苦拉扯可怜的孙女,为她唱儿歌,逗她开心;给她写诗,抒发血泪亲情。史素兰坚称孙女被查出脑瘫后,身为医生的母亲却对其放弃治疗,称其活着对大家是个累赘,其自己也遭罪。儿子通过到法院起诉离婚的方式,找到了失踪的儿媳,其却开口要十万元钱才肯回来。

节目里,儿媳妇乔英(化名)的电话录音则显示,她往家里打电话,电话通着却没人理她,她敲门欲探视孩子却没人开门。儿媳的同事则称,其婆婆和其丈夫从沈阳到赤峰,将其堵到胡同里揍了一顿,扯下了乔英的金项链;另外其婆婆还到其所工作的医院,在各科室哭闹痛诉乔大夫生了一个脑瘫智障女儿后弃之不管,严重影响了乔大夫的声誉。

在《律师来了》节目现场,四位律师为史素兰的家事纠纷从法律角度进行了分析和建议,不过,由于此离婚案还未有结果,史素兰不能作为原告等原因,四位律师均婉拒代理此案。比较暖心的是,节目尾声,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吴明先生将两万元未成年残疾人救助金作为医疗费,交到了史素兰手里,并祝她孙女早日康复,幸福美满。

孙女被查出脑瘫癫痫智障 儿媳以断奶为由离家出走

在电视荧屏上,史素兰陈述道:“我孙女苗苗今年6岁,在其出生17个月时,被医院查出患有脑瘫、癫痫、智障、失聪、失语等多种身体残疾。拿到医院诊断书的那天晚上,我们全家都哭得崩溃了,唯独儿媳妇很淡定,一滴眼泪也没掉。她对我说,‘妈,孩子放弃治疗。活着累赘大家,将来她大了自己也遭罪’。”

史素兰称,面对儿媳的这种残酷决定,儿子则在一旁规劝说,他们两口子好好过日子。如果想要,就再生个老二。若不想要,就将精力全放在治疗抚养苗苗身上。

“紧接着,一个月后,儿媳以断奶需要调养为由,打算到赤峰娘家暂住。她临走时孩子高烧39.7度,当时家人苦劝她等孩子退烧后再走,但她不听,执意要走。儿子心疼儿媳妇,只好将她送到火车站上。” 史素兰说。

她还表示,她当时就觉得不太正常,便让儿子去看家里锁着的一个铁盒子有无被动过。儿子打开后发现里面的金银首饰全不见了,孩子的长命锁也未找到。对此,她高度怀疑儿媳离家出走。接下来的几个月,她们到赤峰儿媳娘家找过其几次,均没有见着她本人。

孩子哭闹她唱儿歌哄其开心 为孙女写诗老伴骂她神经病

“自从儿媳妇离家出走后,儿子觉得活着没意思。我们劝他要撑住,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人要赡养,下有女儿要等着你治疗抚养。而就在这时,儿子又乳腺增生,像女孩子发育似的。这可愁煞了我们老两口,既要照看孙女,又要抚慰儿子。这种痛苦的生活我们过了两年,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镜头里,史素兰满含着泪花说道。

她还称,那时孩子太可怜,成天哭闹。她为了哄孩子,就给其唱儿歌,“两个小娃娃呀,整天打电话呀。喂喂喂,你在哪里呀?哎哎哎,我在幼儿园。”就这样,她唱着,虽然孩子听不见,但很快止住了哭声,小脸蛋上泛起一丝微笑。

“她一高兴,我就开心。开心过后我就又难过,别人家的孩子能打电话,能说话,有小朋友交流。可我家孩子不能打电话,这一生都不能跟别人交流……”说到此,史素兰声音变得嘶哑起来,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接着,她将一首写给孙女的诗《怜花》向现场的观众朗诵:“上苍赐我花儿残,明知艰辛护花难;甘愿泪血润花地,自我欣赏欢欢欢。”对此,她称,这是她哀叹上苍对于孙女命运的不公,也是她含辛茹苦抚养孙女血泪交织的亲情。老伴却骂她神经病,说她唱歌、写诗给孩子,孩子却不会说话,也听不见,根本感觉不到。

史素兰说,虽然孙女有多重残疾,但肠胃消化系统功能一切正常。“她如果想吃饭,就瞅着饭桌,哼哼叫;想喝水,就望着饮水机。想吃水果,我就将水果摆子桌子上,她目光落到哪一个上,我就给她削哪一个吃。”

儿媳走后给孩子邮过5000元 称想要她回家得给10万元

节目中,史素兰还透露,儿媳离家出走后,曾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4月,每月给孙女邮寄1000元,一共寄了5000元。除此之外,再没收到儿媳的任何财物。

“在我们苦寻她未果后,儿子通过起诉离婚的方式,通过法院传票找到了她。对此,她给我儿子石磊发短信称,给她10万元,她就回家。”史素兰说道。

对此,现场有律师疑问,这10万元背后有啥隐情?跟当初的彩礼有无关系?史素兰回应称,结婚的彩礼早已经给过了。2012年,儿媳的娘家弟弟要买车,向她家借10万元。她家当时手头紧张,没有借。所以儿媳乔英记恨在心,趁着这次让她回家的理由,想帮她娘家讨要回来。

“她这是想要讹诈我们,我们没有答应。她便主动向法院起诉离婚,理由是分居满两年,却被法院驳回。”史素兰指着屏幕上儿子儿媳第二次离婚的判决书说道。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屏幕上先后出现了三份离婚判决书,原告分别是石磊、乔英、石磊,除第一份是被石磊撤诉之外,另外两份判决书的结果均为被法院驳回。

另外,屏幕信息还显示,石磊和乔英最近的一次离婚诉讼判决结果还未出来,这已算是他们的第四次离婚。石磊电话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一切以孩子的治疗为重,离婚诉讼纠纷静等法院判决。

儿媳称探视孩子吃了闭门羹 儿子否认他和母亲打他老婆

对于婆媳关系,史素兰在节目中称,她与儿媳乔英相处得很好,从未红过脸。而据节目公布的电话采访其儿媳妇乔英的录音显示,她往家里打电话,电话通着能听到孩子哭闹的声音,却没人理她;她敲门欲探视孩子,却没人开门。

“孩子是我亲生的,我也很心疼孩子。曾给孩子寄过几次抚养费,也给其寄过几件衣服。但当后来婆婆到处传扬说我抛弃孩子,并上辽宁电视台痛诉我的时候,我很气愤,觉得她们一家很可恶,我的声誉受到了很大影响,所以才上法院起诉离婚的。”乔英在录音中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节目组还公布了对乔英同事的电话采访录音,其称,乔英婆婆和其丈夫从沈阳上赤峰,将其堵到胡同里揍了一顿,扯下了其脖子上的金项链,其婆婆从地上捡起来后装到了自己的包裹里。另外其婆婆还到其所工作的医院,在各科室哭闹痛诉乔大夫生了一个脑瘫智障女儿后弃之不管,这严重影响到乔大夫的声誉。

不过,看完电视节目的石磊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否认“他和母亲将其妻子堵到胡同里揍了一顿”的这种说法。他称,在胡同里,乔英将孩子抱走,母亲追着从她怀里抱了回来,乔英转手朝她母亲的嘴上打了一拳,后来又用手挠了他母亲左侧脸一下。她母亲并没有还手,他们选择了报警,然后被带进派出所做了笔录。他以报警笔录为证,称自己所说属实。

律师建议双方轮流抚养孩子 福利会捐两万善款为患儿治病

节目后半段,史素兰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她希望儿媳妇乔英能够切实负担起抚养孩子苗苗的责任来,与儿子一起为苗苗治疗。对此,天津市律师协会律师兰玉梅建议其儿子石磊与儿媳乔英好好谈谈,在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可以轮流抚养孩子。

对于史素兰提到的“她们去赤峰找乔英,在其宿舍内发现有男人的衣服,并看到乔英和一个男人结伴外出,她怀疑乔英婚内出轨有外遇”这一情况,北京市律师协会律师李鸿鹏称, 目前她所掌握的这些情况有点想当然,没有过多的直接证据去佐证,所以在法律上很难支持“第三者插足,孩子被遗弃”这一说法。

最终,节目组现场四位律师以此离婚案还未有结果,史素兰不能作为原告等理由,均婉拒了代理此案。比较暖心的是,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吴明先生将两万元未成年残疾人救助金作为医疗费,交到了史素兰手里,并祝她孙女早日康复,幸福美满。

对于脑瘫患儿苗苗的病情,作为本期节目观察员的吴阶平医学基金会秘书长管昌平先生分析称,脑瘫患儿一般不会智力有问题,通过后期的康复,有很多患儿能缓解。特别是早诊断、治疗,通过对患儿的深度按摩和治疗,能够激发现有活的脑细胞的代偿作用,最后再指导这个神经,达到一定的恢复。同时他表示,脑瘫患者一般在医院是三到四年的康复期,出院后还需五到六年的家庭康复期。对此,他希望家长要有足够的耐心和精力来为患者治疗病情。

石磊则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透露,截至目前,为其脑瘫女儿苗苗治病已花去6万元医疗费。好在有社会上热心人的关注,特别是残疾人基金会帮他联系到北京一家医院,约定今年11月份将为苗苗做脑瘫康复手术治疗,对此他不胜感激。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乔磊首次起诉乔英离婚,后要求撤诉的法院民事裁定书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