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父母资产决定娃娃社会地位

“勺子论”风靡韩国

广州日报讯 古人把出生于有钱家庭的孩子形容为“含着金汤匙出生”,如今这个古谚语在韩国有了新的演绎。据韩媒报道,就业困难让越来越多的韩国年轻人感到未来希望渺茫,韩国网络上开始流行起了出身决定命运的“勺子阶级论”。根据继承父母遗产多少,每个人还被分为“金勺”“银勺”“铜勺”“土勺”等不同阶级。 (灵犀)

“金银铜土勺”分层

广州日报讯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网络上近日流行起“勺子阶级论”,这种阶级论把20~39岁年轻人的父母年收入等家庭背景比喻为各种不同的“勺子”,按照家庭背景可分为“金勺”、“银勺”、“铜勺”和“土勺”四个不同阶级。

从具体标准来看,“金勺”指家庭财产高于2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43万元)或年收入高于2亿韩元;“银勺”指家庭财产高于10亿韩元或年收入高于1亿韩元;“铜勺”指家庭财产高于5亿韩元或年收入5500万韩元;家庭财产低于5000万韩元或年收入低于2000万韩元的则被称为“土勺”。

韩国网络上流行一个叫“土勺Bingo”的游戏。游戏的格子中写有具体的家庭生活环境,如夏天不开空调或没有空调、用旧式荧光管电视机或30英寸以下的平板电视机、父母不接受定期体检等等,符合得越多,意味着离“土勺”越近。如果Bingo的个数超过10个,那么就是社会下游阶级,连普通人都不是。

继承的财产比例增加

广州日报讯 “勺子阶级论”并不只是韩国年轻人的戏言。首尔大学心理学教授郭锦珠说,这种理论并非是单纯的自嘲游戏,而是真实地反映了社会现实。

韩国20~39岁年轻人面临着就业难、结婚难、低收入等种种问题,这样的境遇让他们相信,无论个人多么努力积累财富,永远不会“富得过”那些继承父母大量遗产的“金汤勺”们。

韩国东国大学教授金洛年发表的题为《韩国的财富与继承,1970-2013》的论文支持了“勺子阶级论”。论文称,近30年来,韩国人整体资产中被继承资产所占比重的增长趋势。1980年时,继承资产在整体资产中所占比重仅为27%,1990年后上升至29%,进入2000年以后,已大幅升至42%。假设在1980年,一个韩国人的全部资产为100万韩元,其中的27万韩元来自继承父母财产,剩余的73万韩元是通过储蓄等积累的,但近20年间,继承父母的财产已增加至42万韩元。

由于经济低增长和人口老龄化等影响,在不久的将来,在韩国人的整体财产中,继承所占的比重将更重。

年轻人生存

压力巨大

广州日报讯 许多秉持“勺子阶级论”的年轻人属于韩国的“三弃一代”,即放弃恋爱、放弃结婚、放弃生育。经济拮据是韩国年轻人放弃婚恋的主要原因,许多人承担不起婚礼和买婚房的开销,而养孩子还需要准备巨额的教育费。

此外,韩国还出现了“达观一代”,即对挣钱毫无兴趣,也不求上进,安于现状的年轻人。

有些年轻人则在沉重的生存压力下做出了极端的选择。在上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出生的韩国人中,自杀率已从2001年的万分之4.79上升到2010年的万分之24.5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千万不要高估国足的实力,说实在的,他们连假球都踢不来。11年前的11·17,那场著名的假球,就是因为国足掰错了手指,算错了十以内的加减法,导致小组出局。忘了说,那一次,配合国足演对手戏的也是中国香港。

在伊斯兰教义中,“圣战”一词包括“大圣战”和“小圣战”,前者只是“用心用笔用嘴”的内心修炼,后者才是在发生外敌入侵时用“宝剑”的反抗。极端组织是将“圣战”局限为单纯的暴力活动,并抽去了“在受到入侵时”这一前提。

细究起来,“合同婚姻”、“陪床保姆”,这两种模式的选择,既是生活的需要,也是出于一种无奈。若不如此,农民工的精神上和生理上的需求从何满足?

我相信马云王石从不行贿并且永不行贿,但我知道这种对个人道德上的信任并没有什么卵用,关键是现实土壤滋长着不相信。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